與地震波“賽跑”,他贏了

2019-06-25 19:04:41 來源: 人力資源報 條評論

  核心提示:

  日前,本報記者專訪到了這位與地震波“賽跑”的人——地震預警四川省重點實驗室主任、成都高新減災研究所所長王暾,為大家揭秘“地震預警”背后的故事。
    6月17日22時55分,家住宜賓市敘州區某小區7樓的李梅正在家里看電視,屏幕一角突然彈出地震宜賓市防震減災局和成都高新減災研究所聯合發布的預警信息:四川長寧正發生6.1級左右地震,敘州區震感強烈,請緊急避險。地震橫波還有10秒到達!
    22時56分,成都市高新區某小區的小劉往微信群里上傳了一個視頻,通過視頻可以聽到,該小區的擴音喇叭正播放倒計時:10、9、8、7……眾人還沒反應過來,擴音喇叭倒數結束,警報響起,隨后房屋開始搖晃起來。“竟然是地震預警,時間整整提前將近1分鐘!”微信群和朋友圈里瞬間“炸”開了。
    事實上,成都市收到的預警時間并不止1分鐘,準確來說是61秒!當時,成都高新減災研究所與應急管理部門聯合建設的大陸地震預警網同步向政府和應急部門、場鎮、社區、學校、電視、手機和媒體等不特定公眾發出了預警信息,成功預警了長寧地震。
    這場與地震波的“賽跑”受到廣泛關注。
生死時速
已成功預警52次地震
    “這次給宜賓提前了10秒預警,給樂山提前了43秒預警,給成都提前了61秒預警。”王暾向記者解釋到,“震中正發生地震但還沒有對其周邊目標區域造成破壞前,我們利用電波比地震波快的原理,給目標區域提供幾秒到幾十秒的預警時間。”
    據王暾介紹,ICL地震預警系統主要分為四個環節:地震監測、預警信息分析和處理、預警信息發布、預警信息接收和應用。“具體來說,就是在地震危險區域布設高密度的臺網,監測地震,監測儀將監測到的地震動的關鍵信息發送至預警中心進行分析和處理,然后預警中心發布預警信息,用戶接收預警信息并進行避險和緊急處置。”
    對于王暾和他的團隊而言,地震預警是科學工程,更是民生工程。“目前的預警成果,已經處于全球領先水平。”王暾介紹到,成都高新減災研究所和地震部門合作建設的大陸地震預警網覆蓋面積達220萬平方公里,覆蓋了我國地震區人口90%。“從2011年地震預警系統服務社會以來,已成功預警了蘆山7級地震、魯甸6.5級地震、九寨溝7級地震等52次破壞性地震。”
科技報國
一步步完成使命
    浙江大學工學學士、中科院力學研究所力學博士、美國康涅狄格大學理論物理學博士后……這是王暾作為科研工作者的精彩履歷。歸國前,王暾的研究領域與地震領域關聯度并不大,而且他早已做好回國當教授的打算。
    但就在2008年,他把預設好的人生軌跡做了個“急轉彎”。那年5月12日,汶川特大地震發生,觸目驚心的災難,滿目瘡痍的場景,瞬間讓王暾萌生了做地震預警的想法。“哪怕只是提前幾秒鐘,也能讓人們獲得更多的逃生機會。”于是,他決定回成都跨領域進行地震預警系統的研究。“這是知識分子的歷史使命感,而且作為四川人,更應該發揮自己的價值,為家鄉做一些事情。”跨領域做科研,填補國內地震預警的一系列空白,從0到1的創新突破,王暾一步步地完成著兒時的科學夢,更是努力用實際行動踐行者“科技報國”的初心和使命。他表示,未來,將努力做好地震預警信息服務工作,更好地融入到國家地震預警工作中,加強與相關單位配合促進我國地震預警事業良好發展,更好地服務國家地震安全。
面對質疑
明確表達自己的觀點
    地震發生后,隨著人們對地震預警系統的熱議,也出現了不少質疑聲,針對地震預警的科學論證、實際減災作用,以及預警系統的商業屬性等方面,都出現了包括國家地震局專家在內的不同聲音。“如果汶川地震發生時有預警,那么死亡人數可能會減少2萬至3萬。”記者了解到,已有理論研究表明,當預警時間為3秒,可使人員傷亡比減少14%;如果為10秒,人員傷亡比減少39%;如果為20秒,便能使人員傷亡比減少63%!也就是說,地震預警搶出的這短短幾秒、十幾秒、幾十秒的時間,就可挽救大量的生命。“災害預警是涉及到公眾利益的領域,而這套地震預警系統的研發和推廣者是企業,有商業屬性,你怎樣去平衡企業的商業性與地震預警的公共利益間的平衡?”
    面對記者的疑問,王暾表示,地震預警首先基于很多屬性,有科學性、公益性、商業性。比如,在學校、社區安裝地震預警的接收終端“大喇叭”——它是人員密集場所需要的一種地震預警接收終端,這種終端的安裝才是收費的,是商業性的,但老百姓使用的減災所提供的電視、手機、廣播的地震預警服務是不收費的,是公益性的服務。國務院2014年12月發了一個文,就是應急產業的實施意見,支持發展應急產業,那里面就含有地震預警的產業。
表達憂慮
期盼打通“最后一公里”
    談到在此次長寧地震中,很多老百姓提前幾秒到幾十秒收到了預警。王暾感到十分欣慰,笑道:“預警技術確實做到了它該做的。”不過,他也反復表達自己眼下的憂慮。“只要預警網覆蓋的區域范圍內發生地震,都能被監測和預警,只是對預警信息能不能充分傳遞到老百姓,是現在我國地震預警領域存在的最主要的問題。”
    王暾說,目前四川地震區有79個縣已經開通了電視、手機預警服務,占了四川省地震區60%區縣,剩下的地震區還有幾十個縣沒有開通。從全國來看,開通電視預警的也就只有四川。因此,王暾設立了三個目標。第一,要把地震預警功能內置到更多的電視和手機上,目前已經應用到省內很多機構的APP上,希望將地震預警系統內置到微信、QQ、支付寶、百度、今日頭條的平臺;第二,需要各地政府授權發布地震預警信息,一直以來自然災害的預警只能政府機構才能發布;第三,對公眾進行地震預警系統的全面科普,目前他在技術和科普上進展較快,尚未解決的是,拿到各級各地的應急管理部門的授權書,以開通地震預警服務。
本報記者李映君陳勝攝影報道

今日熱點

編輯推薦

体育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