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零售正面臨“三年之癢”?

2019-06-18 11:15:10 來源: 人力資源報 條評論

  核心提示:

   前不久,一家位于蘇州昆山的盒馬鮮生,在短暫運營8個月后停業閉店;今年年初,受連年虧損影響,永輝將“超級物種”的業務板塊從上市體系中剝離。
    事實上,不僅僅是這兩家企業,從無人超市到無人貨架,無數打著新零售旗號的玩家紛紛鎩羽而歸。而今,質疑的聲音越來越多,問世近三年的新零售,仿佛悄然間來到了“三年之癢”的怪圈。那么,行業的癥結出在哪里?未來又將何去何從?
零售巨頭目光從線上轉到線下
    線下門店的重煥生機,是新零售問世以來的一個顯著特征。
    曾幾何時,在“互聯網+”浪潮的沖擊下,傳統零售業可謂是哀嚎遍野,大部分以百貨、超市為主營的零售商業績持續下滑,有些甚至以關店告終。
    相比之下,電商的發展如日中天,憑借著便捷與價廉等優勢,越來越多的人熱衷于足不出戶即可送貨上門的網購,無數快遞小哥走街串巷忙得不可開交。鮮明的反差之下,是線下零售面臨的陣痛以及對前景的迷茫,不少人甚至拋出了“電商已興,零售消亡”的論調。
    不過,很多人沒有意識到的是,電商的崛起在相當程度上得益于互聯網的流量紅利,而線上流量并非取之不盡用之不竭。隨著紅利的衰減與各方面成本的提高,電商迅猛發展的勢頭不可避免地受到了遏制。此時,零售巨頭們將目光重新投向了線下,試圖將傳統門店打造成新的流量入口。
    除了對新增流量的渴求之外,線下對零售商來說,還有以下兩方面意義:
    一是線下的市場更大。
    盡管電商曾一度把實體零售業沖擊得風雨飄搖,但看似風光無限的線上零售,真實力量卻并非人們想象得那般強大。根據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2018年我國網上商品和服務零售總額為90065億元,占同期全社會消費零售總額的比重不足1/4;換言之,在整個零售行業中,超過75%的規模是在線下完成的。這從側面凸顯出線下零售的市場要比線上大得多。
    二是線下的體驗效果不可取代。
    隨著收入水平與生活質量的日益提高,人們的消費觀念開始發生變化,對于消費體驗越來越重視,而單純的高性價比已漸漸無法滿足廣大消費者的訴求。此時,縱然線上購物有諸多便利,但消費者無法通過與商品的直接接觸來判定質量好壞、尺寸大小或是喜歡與否,這便暴露了線上消費體驗不足的硬傷。相反地,無論是在地理上、心理上,還是在功能性上,離消費者最近并能帶來更多直觀感受與服務的都是線下門店。也正因為如此,各路玩家一擁而上,紛紛發力線下。悄然間,實體零售不僅迎來了“第二春”,還站上了風口。
布局線下賽道陷入資金之困
    在布局線下的賽道上,玩家們可謂不遺余力,從BAT到美團、小米,無一例外地加入到實體資源爭奪戰中。商家們的各顯神通,推動了零售終端的全方位升級,而消費者更是真切地感受到了新零售時代的到來:
    比如,生鮮超市的誕生,讓人們如同置身水族館般,對各種蝦蟹一飽眼福的同時,還實現了“逛吃逛吃”的夢想;
    書店開始售賣咖啡,大型商場里出現了室內花園與溜冰場,人們逛店的過程中不僅能購買商品,還可以順帶著享受吃喝玩樂的一條龍服務;即便是在辦公室里,也經常可以見到無人售貨機,而上面陳列著的零食與飲料,很好地迎合了不少白領的需求。
    上述種種,著實大大提升了消費者的購物體驗,而改造升級后的門店也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引流的作用。從這個角度看,以線下為切入點來推動新零售的發展,是成功的。然而,正當人們為線下的繁榮而鼓舞時,業內卻出現了一絲不和諧現象。
    2018年上半年,無人貨架突然由盛轉衰,多家企業被曝出融資失敗、裁員乃至倒閉的消息,辦公區間里來自不同公司的貨架來了又走,直到一去不復返。與此同時,統計數據顯示,超過90%的生鮮電商處于入不敷出的狀態。
    門店屬于重資產運營,且不提租金、人力與運營的各項成本,單從線下門店的改造升級與擴張上看,就需要大筆的現金支出,資金實力一般的玩家根本承受不了太久。新零售的玩法再多,終歸是一門生意,既然是生意,于商家而言,追求利潤最大化始終是永恒不變的真理。不管各種新模式有多么奪人眼球,其底色都是“利益”二字。縱然像無人貨架這樣的新興業態,能在短時間內得到資本的垂青,可一旦風口褪去,資本撤離,平臺卻遲遲找不到盈利的方法,結局很可能會是一地雞毛,黯然退場。
    有研究表明,如果實施完整有效的供應鏈管理戰略,可以收獲的效益如下:發貨能力將提高16%~18%,庫存量將減少25%~60%,訂單履約周期將縮短30%~50%,對市場需求的預測準確性將提高25%~80%,總體生產率將提高10%~16%,供應鏈成本將會降低25%~50%,產量將提高10%~20%……這些數據證實:當增加銷售額與提高產品價格變得越來越可望而不可即時,供應鏈競爭力的高下將會成為企業脫穎而出的關鍵。
供應鏈的競爭力或許是勝出關鍵
    所謂供應鏈,通俗一點來說,是指某種商品在生產和流通過程中,所涉及的原材料供應商、生產商、分銷商、零售商等節點連接組成,以滿足最終用戶需求的網絡結構。如果當中任何一個節點出現問題,都會波及到整個供應鏈的其他環節,進而對供應鏈上所有企業的價值增值產生負面影響。
    可以看到的是,自新零售誕生之日起,行業中絕大多數的變革與升級都發生在消費端,線下門店便是其中的重要一環。然而,新零售依然是零售,行業最終還是要回歸到零售的本質,即高效地為消費者提供超出預期的商品與服務。
    新零售玩家意欲獲利,最直接的方法就是降低成本。不過,在確保各種商品質量的前提下,原材料成本與生產加工成本很難有下調空間。既然原材料與生產加工的各項成本難以下調,唯有從其他方面入手,而供應鏈剛好是解決問題的關鍵所在:它聯系著與產品相關的多個復雜的主體,既包含企業又離不開個人;同時,對于復雜產品的供應鏈來說,可能跨越了幾百上千個階段,一個周期將持續幾個月甚至更多時間,涉及到世界不同國家或地區。倘若能夠做到讓上下游企業統籌協作,使得原本松散的關系轉變為一個復合網絡,那么便可提高經營效率,降低流通環節中的各種成本,并為所有相關企業帶來更大的收益和價值。
    所以,販賣個性與體驗也好,控制成本及提高效率也罷,供應鏈毫無疑問是直接業務載體。這意味著,新零售玩家們不僅要在消費端布局,還應當從供給端予以發力。因此,如何打造新型供應鏈,既是促進企業健康發展的關鍵,又是接下來行業競爭的焦點所在。
    飛速增長的新零售可能正在遭遇瓶頸期,不過換個角度看,盡早暴露缺點,也是一件好事。不僅能幫在賽道的玩家調整策略,也能幫助還未進入賽道的人提供新的入局想法。
    縱觀零售行業的發展歷程可以發現,無論形式與業態如何演變更迭,都繞不開成本、效率與體驗這三個關鍵詞。按照這一邏輯,新零售應該是在人工智能、大數據、云計算等新興技術賦能的前提下,在降低成本的同時,實現對B端供應鏈效率與C端消費者體驗的雙重提升。這時候,可能需要對供應鏈上的企業進行數字化改造。
    由于消費者的“強勢”,當前的零售業不僅要看商品的銷售情況,還要看批發、制造和設計。換言之,生產與流通要做到貫通與融合。當零售終端成為了消費數據的采集觸點與用戶的體驗中心之后,供應鏈的上游也應進一步延伸,需要集結產品設計、營銷策劃、創意等,來完善面向廣大消費者的服務能力。而打通供應鏈上下游的關鍵在于數字化。
    與此同時,C端的數字化已經頗有成效,但B端的數字化改造才剛剛起步。究其原因,供應鏈上除了核心企業外,其他絕大多數都是小微企業與傳統企業,信息化程度普遍偏低,其內部的業務流程和信息傳遞方式遠不能適應當今信息化時代的要求,這就使得整個供應鏈無法對瞬息萬變的市場需求做出快速響應,需求的不確定性增加和預測的準確度降低,也是導致各方面成本高企不下、庫存積壓以及企業難以盈利的關鍵所在。
    因此,對供應鏈上下游企業進行數字化改造,是新零售時代供應鏈升級得以實現的前提。這就需要以大數據、云計算、物聯網以及智能終端等信息基礎設施為依托,圍繞人、貨、場進行更加深度的數據采集,進而形成消費者、產品、服務、營銷、渠道、物流的全面數字化體系,實現整個供應鏈體系數據的徹底打通。如此一來,既縮短了商品供應全環節的反應時長,降低成本的同時提高了效率,又能帶來商家利潤與消費者體驗的雙重提升。付一夫商界
由于種種原因,本報在百度等公共網站上選用的少許圖、文,無法聯系到原創者。請相關作者速與本報聯系,以便奉寄稿酬。

今日熱點

編輯推薦

体育直播